拖延症专家

懒癌严重,手癌晚期,就是只咕咕咕。一句话归纳:关注需谨慎。x

深夜摸鱼。
少卿女装5555
有没有大大愿意教我水彩。哭辽。

佛了,极速手绘。
线稿粗糙,颜色瞎搞。
所以像无情大人这样的黑皮要怎么涂才好看些。xx

【督判】中秋贺文

#中秋贺文(短打)
#督判骨科。铁面x无情
#微OOC,凑合着看。

  无情坐在石凳上,面朝亭外。一旁的已备好的酒冒出阵阵桂花香。
  自投靠黯大人以来,判宗上空便都是阴沉一片,若不是烛龙今日递了盒月饼,我就真的要将中秋给忘了。
  夜里风凉,吹得墨绿官袍微微上翘。
  四下寂静,少有的一人独处。不知是佳节情愫还是别的什么,耳边没了跟班们聒噪的声响,无情倒也觉得无聊起来。

  至于刑天他们为何不在,还要功归于他本猫。
  判宗宗主无情在得知今日乃中秋良辰后,就大发慈悲地放一天假,将俸禄提前给到他们手里,让手下出宗游玩去了。

  无情抬头注视着空无一物的黑夜,隐约间只能看见黑云翻滚,丝毫没有圆月的踪影。

  看什么呢,既没有月亮,也没有家眷。

  叹了口气,呼出的温热气体消散在风中。
  随即目光便落在了月饼盒子上。论手艺,论包装,都不像是出自烛龙之手,回想起烛龙那刻意发出的笑声,一丝不明的意味早就被宗主看破。无情平日里没有结交朋友的习惯,遵规守距、沉稳冷漠,倒也对得上“无情”这个名字。
  那么,能给他送月饼的,也只有自己那督宗的兄弟。
  说起督宗,自己已很久未去拜访了,并不是因为事务缠身,而是自己故意躲避。

  躲什么呢?

  只是怕自己在他面前卸下了冷漠无情的面具;只是怕自己对上他便感情用事、不计后果;只是怕…只是怕辜负了黯大人的信任。

  思绪飘忽之余,无情拿起银制的小刀将月饼分成几块,接着品尝起来——双黄莲蓉,是他喜欢的口味。

  “中秋佳节,兄长怎能独自饮酒,倒是冷落了弟弟。”

  夜晚的寂静被这声音打破,无情一愣,甚至连尾巴也没有左右摆动,但却未转过身来。

  “被吓到了?”

  铁面自顾自地走上前去,坐在无情身旁。

  “……没有的事,”无情摇了摇头,顺手拿起酒杯,“督宗宗主远道而来,倒也不提早通知一声…”

  没等他把话说完,手中的酒杯就被那猫夺去。无情盯着对方,也有愠怒的意味。

  “兄长吃着月饼却不知是谁送的,真让人心寒…好酒,好酒。”

  无情并没有出口反驳——铁面向来如此,自己是否清楚,他本就知道。铁面见他不说话,便放下了酒杯,轻笑回望。
  兴许是身旁多了只猫,无情觉得周围温暖了许多,只可惜没有靓丽的景色衬着佳酿。

  “你为什么不来找我?”

  听得出来,他的话语里满是质疑和失落,但无情依旧没做出回应,一杯花酒入喉,就这么望着没有月亮的夜空。

  “我很想你。”

  无情的眼神暗了暗,又一杯。

  “难道任务比兄弟更重要吗?”

  有些热。无情又拿起一杯。

  “你到底知不知道,我对你……”

  “…住口。”

  他本就不擅长喝酒,今夜只不过是小酌片刻,谁知道……
  铁面感觉到自己的衣袖被那猫扯着,对方的呼吸夹杂着浓郁的酒香。侧目望去,高高的领子挡住了他一部分的脸,就这样看,可真像个孩子。

  “无情,你醉了。”

  “本官…心里自然是清楚的……。”

  手依旧没有松开,铁面只好借力稳住对方,不让他掉下去。

  但保持这样小心翼翼又隔着距离的动作真的太累了。

  “唉,靠过来吧,这里又没有别人。”
  “…好。”

  无情将自身的重量放在铁面身上,闭上眼睛,凉风被那猫挡住,困意席卷大脑。

  是幻觉吧…今晚怎么有月亮了?


  远处。

  “嘘嘘嘘!男人婆你小声一点!”
  “明明是你最大声!”句芒压低音量,赶紧往烛龙身边靠去,“别废话,你刚刚看到了吧,大人真的靠上去了!”
  “本少爷又不瞎!”
  “这还是第一次见,要是大人也能这样对我们……”
  “别想了,那是谁?那可是铁面宗主!”
  “呃……你们在这里干嘛?”
  “傻大个你小声点!”

  他们异口同声道。

#大家中秋快乐!私心语c扩列,这里新手无情xx

【复命】黯情向

#又名“现场直播混沌吃判宗宗主的豆腐”
#其实作者就是想看无情大人衣冠不整的样子

 
  “黯大人,卑职前来……”

  “坐。”

  话未说完便被打断,无情止了声, 屈膝跪坐在那猫身后两米处。

  “我说过,我最欣赏的便是你,无情。”

  “卑职明白。判宗已捉拿逆贼墨邪,处置如何,一切听黯大人吩咐。”

  无情颔首,目光从那猫背影上移开。语气还是同往常一样稳重而冰冷,拒猫于千里之外。谁知判官的思绪又回到几个时辰前,在墨家大殿,那个同属于混沌且强大的气息。

  无情认出来了,那是幻夜——九尾猫妖,黯大人最信赖之猫。黯大人,还是……。
  不信任我啊。

  “好,该赏。”

  “捉拿墨邪猫等本就是判宗之职责,大人,赏就不必了。”

  似乎意识到言语略有逾越,无情很快沉默下来,心中续上一根紧绷的弦,猫土判官竟感受到了恐惧的情绪。

  “无情,你还是看到了。”

  黯站起身,身后的尾巴仍在悠闲地摆动,并未有生气的预兆。

  “既然是黯大人的安排……”

  “你想让我信任你。”

  无情一愣,没有把话说下去。也罢,黯大人清楚便好。

  “我第一次见你在我面前有小情绪。”

  “是卑职失礼了。”

  黯轻笑了几声,声音在录宗书阁中回荡许久。无情抬眸,见其转过身来,目光终是移不走了。

  “你衣冠整洁,谈吐得体,怎会失礼?”

  “大人信任与否,本由您自己决定,卑职在意,实属无礼。”

  “若一切听我吩咐,你自然就知道答案。”

  “卑职……”

  “脱吧。”

  “黯大人?”

  “堂堂猫土判官,难道连衣服都不会脱吗?”

  “大人,这不妥。”

  “嗯?”
  黯眯起眼睛,牢牢地盯着对面的绿衣官。无情见其神色,自知无法拒绝。

  “…是。”

  缓缓抬手将官帽摘下放在身侧,在那猫的注视下解开官服,褪去绿色外袍,白色的内衫也松垮地披在肩上。因为坐着,绣着星月的绿袍搭在腰间,袍尾落在地面,像撒了一地的银河。

  “可以了。”
  黯走上前,眼神玩味,上下扫视衣冠不整的判官,嘴角露出一抹笑。

  “判官可曾在其他猫面前试过?”

  “禀报大人,不曾。”

  似乎是听到了满意的回答,黯将手搭在无情的肩上,慢慢下滑,牵扯住判官的白色内衫,身体又裸露出一块,无情却始终不改冷静的神色。

  “你尾巴的毛都炸了。”
  “这……。”

  猫脸上终于有一丝波动,黯凑近了些,禁锢住无情的手腕,呼吸之气皆喷在那猫的颈上。

  无情抖了抖耳朵,没让黯看着。

  “无情。”

  “在。”

  “我饿了,你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 “…是,卑职听令。”

 
  “这么久了,大人怎么还没出来?”
  “别嘀咕了!老娘也着急,不会是出事了吧?”
  “呸呸呸,大人不说过言多必失吗,难不成你真想成乌鸦嘴啊。”
  “又欠抽了?!刚刚在不停嘀咕的可是你!”
  “怎么着,本少爷还怕你不成?!”
  “你……!”

  大殿内又响起烛龙句芒的争吵声。
  真不消停。

PS:没有车的原因是因为那一段被台风刮走了←好借口。

#这可能是双二组吧。x
如果Arya来到马西亚夫,论两位刺客的交流该如何开场。
其实是语c群里一段可爱的对戏。x

【EA】七夕贺文,黑手党AU

#空间上看到的梗,黑手党的吻手礼。
#小学生文笔,辣鸡剧情,略ooc,慎重观看。
#各位七夕快乐!←来自单身狗的祝贺。x

    Ezio单膝跪地,牵起对方那缺了无名指的手,以缓慢的速度俯身在Altair的手背上落下一吻。所有人都知道,这个吻饱含尊敬与赞美,代表着黑手党成员的忠诚。但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,这个吻藏着Ezio小心翼翼的爱慕。

     白瓷地板上铺着红毯,高级香薰的浓郁香气充满了整个大厅。黑手党的成员们将染着鲜血的衣服换下来,穿上了精致的礼服西装。此刻的空气的凝重而安静的,他们注视着高台上的两个人相互致敬,而那个远道而来的意大利男子将向他们的首领献上吻手礼。

    Ezio很早以前就在期待这一刻。他听说过,马西亚夫的黑手党首领有一双金色的眼睛;他听说过,那位首领的嘴角有着与自己相似的疤痕;他也听说过,首领英俊而睿智,高傲且冷漠。就像隔着一层纱,是朦胧的、神秘的、是充满幻想与憧憬的。Ezio在梦中见过他,见他身着白袍,从高塔上一跃而下,耳边甚至伴着鹰鸣。这让Ezio更加兴奋,去触碰自己的梦,去撕破那一层纱。

    嘴唇贴上略粗糙的皮肤,鼻尖嗅到一丝清新的泥土气味和不知名的香料芬芳。指腹触碰到对方的手心,那里有着撩人的温度。Ezio抬起头,视线对上那双金色的眼睛。

   “Ezio Auditore,你是否愿意誓死效忠于黑手党,向首领献上自己的忠诚?”

  他开口了。带着阿拉伯口音的意大利语,却又沉稳迷人。Ezio听得出来,首领在仪式开始前喝过酒。甜腻的嗓音和淡淡的酒香,噢,多美好。

  “Ezio Auditore愿意永远效忠于组织和首领,贡献智慧与鲜血,牺牲财富与生命,为Altair首领服务——直至死亡。”

  直至死亡,这是一个誓言。Ezio没有过于沉醉在自己对首领的爱慕之中,他笑着站起身,在周围的掌声响起时,缓缓退到了一旁。


  仪式结束了,但宴会还在继续。

  Altair今天穿着修身的白西装,布料紧贴着他的身体,勾勒出时常锻炼的完美身材。这衣服可真合身。

  Altair又喝了一杯酒——度数不高,但他脸色的红晕越来越明显了。

  Altair为什么不来和我说话?他甚至在刻意避开我,难道我今天打扮得不太得体……?

  Altair……

  该死,我怎么总是在关注他!

  Ezio晃了晃头,似乎在尝试把那个闪亮的身影从自己的脑海里赶走,可视线却再次放到了首领身上。

  他这次注意到了不得了的东西——一把昂贵的金柄匕首被主人抽了出来,迅速地朝白衣男子刺去。人群在那一瞬开始骚动。

   没有思考,Ezio立刻冲了过去,抬脚踢向袭击者的手,让匕首落在地上。

  女性的尖叫声只进行到一半, 袭击者慌张地跌坐在地。一段突兀的掌声在寂静的大厅回荡。

  “你没有违背自己的诺言,Ezio。”
  Altair朝他走近了些,顺便吩咐一旁的人处决背叛者。

  “我对你的行为表示感谢,你让我看到了你的忠诚。”

  Ezio听出来了,首领的语气中有着幼稚的不甘,夹杂着不易察觉的欣慰。多么客气的话都掩盖不了这种特有的“可爱” ,希望其他人察觉不到。

  “这是我的荣幸,首领。”

  这也是一个机会。Ezio再次单膝跪地,迅速地牵起对方的左手。他该知道了,我的内心。就如同情人一般,Ezio用指腹抚摸着对方的手心,低头亲吻着断指留下的关节,故意将鼻息喷在手背上。

  “看来首领的不太会保护自己,我申请永远在首领身边保证您的安全。”

  Ezio眨了眨眼。他知道首领的耳尖已经红了——绝对不是酒精作用。

  “同意吗,Altair?”



  “同、同意。”

经典场景。x
画不出E叔万分之一的霸气。

【双北】瞎写一发完

#双北/撒何(大叔撒x侦探何)
#午夜列车篇,没错就是撒替小白背锅那期hhh
#私设满天飞,作者觉得很甜,大概是瞎甜。

  何侦探将门锁上,环臂看着戴围巾的男人坐在自己华丽舒适的床上。窗外的风雪更加猛烈,呼啸而过的、来自西伯利亚的风拍打着玻璃窗户。何侦探似乎松了一口气,但复杂的情绪让他的表情变得严肃紧张。他从抽屉里拿出银制手铐,将男人的手固定在床边。
  “有什么想说的吗?凶手先生。”
  “我不是。”
  “证据在这。”
  “这不是直接证据!”被指控为凶手的男人有些气恼,他皱着眉,身子微微前倾,“敢不敢赌一把?白的车厢里还有其他东西。”
  “我凭什么相信你,撒乘客。”
  “这对您没有坏处,但若是一起冤案…您的好名声可就没了。”撒笑了起来,给原本就很安静的车厢添了丝诡异的味道。
  …他说的没有错,事已至此,凶手便在这两人之中,我再去查查也无妨。
  何侦探没有说话,眨了眨眼睛陷入思考。
  凶手一定知道海乘客是瞎子,这样才能完成合作的计划。撒说他不知道,原本可以排除,但作案时间和动机撒更符合现实…他在说谎吗?
  “行,赌就赌…要是你输了,可有惩罚?”
  “我倒不认为自己会输。”
  “你现在是凶手,别太嚣张。”
  “我不是。”
  何侦探没再理会他,转身推开门向白乘客的车厢走去。白的行李比较少,但放得都很分散,不知道是那人刻意还是因为他的随性。在前两轮搜证后有用的线索已经所剩无几,何找了十几分钟也没有头绪。
  “啧…”何猛地起身,手臂撞到一旁的小盆栽,陶瓷破碎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尤为刺耳,散开的碎片与泥土混合,一点白色隐入其中。
  他弯腰捡起白色的纸团,慢慢展开,纸上的内容无不宣告着凶手的真实身份。
  “开始计划。”
  这就是撒说的证据?
  何坐在刷着红漆的木椅上思索,将线索一一拼凑。西伯利亚的风雪被置于窗外,“哒哒”的脚步声带着危险紧逼车厢内的黑衣男子。
“小心!”
  突然间的猛烈撞击,何侦探被推倒在地上,混乱之中看见一棕一白的两个身影扭打在一起。
  “嘭——”
  枪声在沉默的空气中激起巨浪,何侦探连忙翻身从地板上站起来,所躺之处留下个可怖的子弹痕迹。晃过神来,抬起步子便朝白衣男子冲去,双手扣住攻击者的手臂。
  “你已经露馅了,凶手!”
  剧烈的挣扎在何的吼声中停止,还没待凶手反应,他手上的枪便被抢走,丢弃在一旁。
  “我就说你是凶手…名字倒挺白的!”
  熟悉的声音,淡淡的烟草气味……
  “你怎么来了?”何侦探的视线落在戴围巾的男子身上,“手铐呢?”
  像是炫耀一般,撒乘客得意地从衣袋里掏出银晃晃的金属制品,拷在白乘客手上。
  “别忘了我可是个修东西的。”

 
xx年x月x日
西伯利亚666号列车枪杀事件,结案。
作案细节:合作杀人,其中一方自杀替罪
案件性质:仇杀
凶手:拳击运动员白乘客
侦探:何侦探…还有撒乘客

  在钢笔笔盖合上的那一刻,何侦探也不禁露出微笑。列车到站,鸣笛声划过风雪,何将笔记本放进小行李箱,重新披上短袍,一扫几个小时前的疲劳与紧张。黑色的皮鞋踏上莫斯科的土地,透过厚厚的云层,阳光洒了一地。
  虽然吵闹的警探们有些煞风景。
  “小侦探——”
  何侦探闻声回头,在暖光下掩去自己上扬的嘴角。
  “再见了大叔。”
  “诶…别着急走,之前的赌局你可输了。”
  侦探愣了愣,抬眸盯着对方笑嘻嘻的脸。
  “行,说吧,什么惩罚——”
  还没将话说完,嘴唇就被那人覆上,温热的气息扑向脸,惹起阵阵红晕。似乎还嫌惩罚不够,男人灵活的舌头攻克了第一关,舔过侦探的一颗颗牙,侵略口腔中的每个空间,最后于对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。撒没有把何逼到窒息,这个吻温柔、甜蜜,却又散发着一丝占有欲。他用手臂环住黑衣的侦探,将舌头退了出来又在对方的唇了落下几个轻轻的吻,甚至不忘露出一个坏坏的笑。
  “惩罚结束。”
  “……”何没有说话,刚刚的突击让第一神探的大脑一片空白,嘴唇上的温度蔓延至脸颊。
  看着对方脸上的一片红晕,撒乘客感慨:真像个冻着的孩子。棕色的眼睛不知所措地将视线放在其他地方,腰板却保持笔直,又显得礼貌得体。
  真容易让人产生不好的想法。
  “脸这么红,是冻着了吗?”故意凑近仔细打量对方,遂解了围巾替他戴上,“当作是解了手铐的赔礼。”
  “算…算你这怪大叔还有点良心,我很忙,再见。”
  何侦探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场面,慌张地离开或许是最好的办法。像凶手一样狼狈,不是吗?侦探在异国人群中穿梭,冷风吹过却吹不走心中的温度,他低了低头,鼻尖蹭上那人给的围巾。
  是淡淡的烟草气味。

  “每个人都会成为凶手,总有一个对的人来抓住他。”
  何侦探最后在笔记本中写下这一句。

#打卡
#当菊花遇上竹子

占tag歉‼️

❗️欢迎来到“励志成为最皮的欧综语C”,无审核,不严格,皮可重三,禁物拟,禁小白不禁半白,目前人少,再不来占位就迟了|・ω・`)

❗️要玩就玩嗨一点x,有时候特定的一两天会开特别的戏场,像是中世纪AU,节日也会去各种地方!

❗️p3为已有皮表。以下为成员的愿望清单√

  权利的游戏盛情招人,Arya发出召唤同剧组的声音。

  霍格沃茨学院力求生源,目前只有狮蛇两院扛把子。

  底特律主角组严重缺人,同时欢迎其它角色!

  美恐Tate渴望同剧组,或者一个同脸的伊万小天使。

  MAR的大门永远为你开放,当然,隔壁的DC家也可敲门,来者不拒。

  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刺客信条吗?bushi

  迪士尼和梦工厂也将继续带来奇妙的故事!

 
  总之,欢迎你们的到来♡